Follow by Email

2013年6月3日 星期一

問題澱粉風暴持續延燒, 為保障食的安全! 請慎選合格的澱粉廠產品或少用澱粉食品!

「毒澱粉」大恐慌? Q&A幫你解答

Q:什麼是毒澱粉事件?
A:目前我國已核准可使用之食用化製澱粉共21項,但未包含經順丁烯二酸酐(遇水轉變順丁烯二酸)修飾之澱粉,黑心業者為增加彈性口感,在食品中加入順丁烯二酸酐,稱之毒澱粉事件。
Q:什麼是化製澱粉?

A:取自作物穀粒或根部之天然澱粉經過少量化學藥品的處理,並經核准使用在食品即稱為食用「化製澱粉」。經處理的澱粉其黏度、質地及穩定性會提升,以應用在食品加工增加產品彈性的口感。
Q: 順丁烯二酸會造成人體什麼危害?
A:根據科學文獻資料指出,雖然「順丁烯二酸」的急毒性低,對人類不具有生殖發育、基因等毒性,也無致癌性,適量攝取不會造成人體傷害,但「順丁烯二酸」致病毒性高,尤其對腎臟具有高毒性,以60公斤的成人為例,一天攝取0.03公克,長期使用,就可能影響腎臟功能。
Q:若進食毒澱粉食品,該怎麼辦?
A:建議目前盡量只吃天然食物,不吃加工食品、多喝水促進排毒,減少腎傷害,(足夠飲水的定義是維持尿液淡黃或無色)、可補充明膠、雞胸肉、雞腳、豬皮等、或海菜 大豆類食物,在動物實驗上甘氨酸可解順丁烯二酸之腎毒性及降低尿毒上升,改善腎小管細胞因順丁烯二酸引起的缺氧傷害。
Q:目前政府機關之應變措施?
A:包括粄條、肉圓、黑輪、粉圓、豆花、粉粿、芋圓及地瓜圓等八大類產品,應於6月1日前完成安全證明標示,安全證明的來源,業者可向產品來源廠商索取檢驗證明、合格廠商的進貨證明或由業者自行送驗。
8類食品須出示檢驗證明 6月起違者開罰
毒澱粉持續延燒全台!為保障民眾食的安全,今日上午,臺中市衛生局及法制局共同前往豐原區廟東夜市,輔導粄條、肉圓、黑輪、粉圓、豆花、粉粿、芋圓及地瓜圓8類食品業者主動出示檢驗證明,因從6月1日起,未張貼證明的業者將處新台幣3萬到15萬元罰鍰。
上午的輔導結果發現,已經有部分肉圓業者自行張貼「順丁烯二酸」的檢驗證明報告在店前,但仍有販售粉粿、粉圓、黑輪等業者,尚未張貼出檢驗結果報告,局長黃美娜也拿出檢驗結果範例一一向店家說明。
販售肉圓業者表示:毒澱粉事件爆發後,為了讓消費者放心,自行張貼在店門口的檢驗証明,上頭有清楚附上合格檢驗證明、檢驗產品名稱、申請廠商及送樣日期、測試日期等,反到讓不少消費放心許多;販售黑輪的業者則表示:目前雖未張貼檢驗證明在店家前,但已積極跟上游廠商要求提供檢驗證明文件。
衛生局局長黃美娜表示:目前共稽查146家,抽驗102件,已有58件檢驗報告出爐,為了讓民眾清楚了解「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」相關資訊,已在網站上成立專區,提供相關問答集,及相關自行送驗的檢驗室名單等,讓民眾查詢。


全面稽查問題澱粉 衛署推合格證明

從6/1開始,如果販賣包括肉圓、黑輪、粄條、粉圓、粉粿等八大類食品,業者就得提供使用的澱粉原料檢驗合格證明或切結書,臺北市衛生局更設計安心標章,讓合格的攤商貼在證明書,方便民眾辨識。
北市衛生局首波已經訪查1003家業者,465家販售澱粉食品的商家,已經有52%提出合格檢驗證明,比例超過一半,衛生局強調,目前只接受未檢出才算是合格。
由於問題澱粉風波,殃及肉圓等小吃,光是彰化肉圓整體生意就跌三成。為了挽回商譽以及保障民眾吃的安全,6/1開始,如果製造商提不出證明,衛生局將先開出限期改善單,給予3天到一週的輔導期,但是如果不願交代進貨來源,又超過時限,衛生局將依法開罰。


未出具檢驗安全證 業者最重罰15萬

問題澱粉風暴持續延燒,從6月1號今天開始,全台衛生單位展開全面性稽查,沒有出示安全檢驗證明的業者,最重罰15萬元。
嘉義縣衛生局抽檢相關含有澱粉的小吃,結果63件抽驗樣本中,有13件被驗出含順丁烯二酸。嘉義縣也將查扣的、總計7340公斤的問題澱粉,全數銷毀。
而從今天開始,全台衛生單位開始稽查店家。台北市衛生局第一波稽查重點,包括粄條、肉圓、粉圓、豆花等八大類產品。
高雄市政府則在凌晨零點,就由副市長李永得帶隊,跟消保官到大賣場稽查。衛生署強調,如果業者提不出安全檢驗證明或切結書,就必須先下架,否則開罰3到15萬元;若被抽驗出、含有順丁烯二酸有毒物質,則會被提高罰款6到600萬元。
from 游副會長的貼心小叮嚀: 問題澱粉風暴持續延燒, 為保障食的安全! 請慎選合格的澱粉廠產品或少用澱粉食品!

小故事分享:
001
看見天使

 
這已是一年前的往事,但我始終忘不了那個女孩。
第一次看見她,是在父親直腸開刀住院的第三天,那時,她和醫護人員推著她生病的父親,住進同一病房裡,我好奇的偷偷看她,圓圓的臉上有雙明亮的大眼晴,秀挺的鼻樑上掛著一副寬邊眼鏡,皮膚並不特別白皙,但光潤健康,中長的頭髮綁成一個馬尾,個子不高,看起來非常年輕,大概二十歲不到吧!她不與人交談,只是專心的照顧病床上她生病的父親,表情有著這個年紀少有的平和,偶而與她視線相遇,也會露出甜甜淺淺的笑容。
很少看到這麼懂事的孩子,對著病床上呻吟的父親,輕聲細語的問:「爸爸,您是不是痛了,要不要叫他們(醫生)給止痛藥。」夜深人靜,言語中透露出的深切關懷,讓鄰旁病床隔著布幔的我們父女倆聞之動容。
夜裡,為了隨時察覺她父親的需要,常看她捨去醫院為家屬準備的便床,身披著一件長外套,拉把椅子,就趴在病床旁睡著,只要她父親有任何動靜,也總能聽到她的聲響。
白天, 更見她充容不迫的,時而餵湯藥;時而服侍她父親大小便的,並在她父親進食困難時,給予安慰鼓勵。偶爾,還可見他們父女倆親密的交談著,但大部份的時間,她父親總是不舒服,有時候咳得厲害,還需要氧氣罩來舒緩,所以,不時的聽到她擔心的問,「爸爸,您還好吧!」、「爸爸,您感覺如何?」、「爸爸,您舒服嗎?」
我深深被這個女孩吸引住,更讚嘆她的堅強與善體人意。後來,從她的母親口中得知,她名叫鈴鈴,是爸爸的掌上名珠,目前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,她父親生病五個月以來,一放假就自告奮勇的負起照顧父親的責任,這個寒假也不例外。我聽了感受深刻,在愛與被愛情感的交流中,無私的親情是人世間至高的感動。
我從小亦得父親寵愛,進不惑之年,才在陪伴父親生病住院期間,略盡反哺之恩,雖然感覺辛苦,卻也無限感恩.在父親出院當天,女孩還只是對我們笑笑,我卻放不下對她的疼惜,內心不斷為她默禱著,鈴鈴加油!鈴鈴加油!並祈願她父親因她的細心照顧能早日康復。
有人說,醫院是人間地獄,我卻在那兒看見天使,我覺得那女孩的孝心,是天使心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02
萬般可貴唯親情
 
記得從小最受寵的就是我,要什麼有什麼,家裡地位無人能與我匹敵,老媽曾經說過:「你老爸疼妳,疼到如果妳要他把頭剁下來給妳,他也沒有第二句話!」的確,在我印象中,除了在幼稚園時期,因為不愛說話,被老爸教訓了幾次之外,腦海裡,還真的擠不出什麼老爸對我發脾氣的印象,直到那年,大學聯考放榜時,為了自己的理想,堅持要填我心中理想的學校,那時,老爸對我發了好大一頓脾氣,他說:「我寧願讓妳在台北讀私立大學,也不願妳離家求學!」 
當時我只覺得這個人怎麼那麼不可理喻,書是我在念的耶!他怎麼可以那麼霸道!但我還是和他硬ㄠ,「最南到桃園縣總可以了吧!」因此我選擇了中原。
記得通知單收到那天,老爸臉是臭的!他一句話也不肯對我說,而老媽直在旁邊念:「一樣念私立,幹嘛跑那麼遠?」不顧家人反對,我還是毅然決然地到中原報到,記得要搬到宿舍的那天,老爸還是幫我搬家了,因為他擔心著他的女兒沒住過外面,會不會錢不夠用,會不會照顧自己,會不會……,非得要自己親手打理好一切才放心,而我,只想著「住校好新鮮喔!」,卻沒發現他那擔心的心情。
每個禮拜回家,老爸總是擔心錢不夠用,拼命塞錢給我;回家,總是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;為了期中、期末考,不回家留在學校唸書,他還會從家裡(或各地)找好吃的帶來,深怕我一唸書就忘了照顧身體。弄得其他人都吃醋了:「哇!住外面這麼好啊!那我也要住外面!」但,我卻沒發現,我一直以為是一座強壯的山的爸爸,日益消瘦了,一如往常,一個星期一的早上,爸爸正要載著弟弟去上學,我正吃著早餐,突然,聽到弟弟急呼媽媽的聲音,心理正納悶著弟弟是不是忘了帶什麼,自己進來拿就好了嘛!還要麻煩媽媽,真是的不料,媽媽出門之後,也驚慌的要我出去幫忙,我這才發覺不對,急忙出門一探究竟,這才發現爸爸倒在車上,一群人急忙的把他扶回客廳休息,老爸還一直跟我說:「沒事,沒事,趕快把早餐吃了,好去中壢上學。」可是看著他那樣,哪有心情回學校呢!
但他還是堅持,還要老媽催我去上學!
一星期後,我卻接到電話,他住院了!急忙回去探望他,他還是一如往常般和我們嘻笑,我天真的以為他只是工作太累了,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!沒想到,事實不是如此,原來他要老媽瞞著我們,不讓我們知道實情,直到他走了,我們才知道他走的原因是什麼,原來我們心目中那強壯的老爸早已不強壯了,我也才知道,為什麼他不讓我離家求學,因為他怕他走的那一天我們會不在他身邊。但他生前卻一句話也不提,很多事其實我們都是後來老媽說了才知道,為了讓小孩們安心,他從不提自己的情況,雖然我們平常都和他稱兄道弟(老媽都說分不清我們到底是父子還是朋友)但,他在親情的表達上還是很傳統的,不過,真的太遲了!我都還來不及表達我對他的愛。
這種遺憾,只要一次,就足以讓人痛澈心扉。
真的,對家人的愛,不但要表現出來,還要說出來,否則,真的到了那一刻,就什麼都太遲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003
母親的第七十二封信
 
    那天,是小芳二十歲生日,在爺爺奶奶為她慶生的歡氣氛中,小芳卻懷著忑忑不安的心情期盼郵差的到來。如同每年生日的這一天,她知道母親一定會從美國來信祝她生日快樂。
    在小芳的記憶中,母親在她很小、很小的時候就獨自到美國做生意了,小芳的祖父母是這樣告訢她的。在她對母親模糊的殘存印象中,母親曾用一隻溫潤的手臂擁抱著她,用如滿月般慈愛的隻眸注視著她,這是她珍藏在腦海裡,時時又在夢中想起最甜蜜回憶。
    然而,小芳對這個印象已逐漸糢糊,卻有著既渴望又怨恨的矛盾情結,她一直無法理解為何母親忍心拋棄幼小的她而遠走她鄉。在她的認知裡,母親是一個婚姻失敗、拋棄她、不負摃任的人。小時,每次在想念母親的時候,小芳總是哭喊著祖父母帶她去美國找母親,而兩老總是淚眼以對的說:「妳媽媽在美國忙著工作,她也很想念小芳,但她有她的苦衷,不能陪妳,小方原諒妳可憐的母親吧!總有一天妳會了解的。」
    小芳仍焦急的盼望母親這封祝福她二十歲生日的來信。她打開從小蒐集母親來信的寶物盒,在成疊的信中抽出一封已經泛黃的信,這是她六歲上幼稚園那年母親的來信:「上幼稚園了,會有很多小朋友陪妳玩,小芳要跟大家好好相處,要注意衣服整齊,頭髮指由都要修剪乾淨。」另外一封是十六歲考高中的來信:「聯考只要盡力就好,以後的發展還是要靠真才實學,才能在社會競爭中脫穎而出。」
    在這一封封筆跡娟秀的信中,流露出母親無盡的慈愛,彷彿千言萬語,道不盡、說不完。這些信是小芳十幾年成長過程中,最仰賴的為人處事準則,也是與母親精神上唯一的交融。在過去無數思念母親的夜晚,她總是抱著這只百寶箱痛哭,母親!您在那裡?妳體會到小芳的寂寞與思念嗎?為什麼不來看妳女兒,甚至沒留下電話地址,人海茫茫,教我何處去找妳?
    郵差終於送來母親的第七十二封信,如同以前一樣,小芳焦急地打開它,而祖父也緊張跟在小芳後面,彷彿預知什麼驚人的事情要發生一樣,而這封信比以前的幾封更加陳舊發黃,小芳看了頓覺訝異,覺得有些不對勁。信上母親的字不再那麼工整有力,而是模糊扭曲的寫著:「小芳,原諒媽咪不能來參加妳最重要的二十歲生日,事實上,每年好的生日我都想來,但,要是妳知道我在妳三歲時就因胃癌死了,妳就能體諒我為什麼不能陪妳一起成長,共度生日。
   「原諒妳可憐的母親吧!我在知道自己已經回天乏術時,望著妳口中呢喃喊著媽媽、媽媽,依偎在我懷中,玩耍嬉戲的可愛模樣,我真怨恨自己註定看不到唯一的心肝寶貝長大成人;這是我短暫的生命最大的遺憾。
    「我不怕死亡,但是想到身為一個母親,我有這個責任,也是一種本能的渴望,想教導妳很多、很多關於成長過程中必須要知道的事情,來讓妳快快樂樂的長大成人,就如同其她的母親一樣,可恨的是,我已經沒有盡這個母親天職的機會了,因此我只好在生命結束前的最後日子,想像著妳在成長過程中可能面臨的事情,以僅有的一些精神與力氣,夜以繼日,以淚洗面地連續寫了七十二封家書給妳,然後交給好在美國的舅舅,按著妳最重要的日子寄回給妳,來傾訢我對好的思念與期許。雖然我早已魂飛九霄,但這些信是我們母女此刻唯一能做的永恆的精神連繫。
    「此刻,望著妳調皮地在玩扯這些寫完的信,一陣鼻酸又湧了上來,小芳還不知道妳的母親只有幾天的生命,不知道這些信是妳末來十七年要逐封看完的母親的最後遺筆,妳要知道我有多愛妳,多捨不得留下妳孤獨一個人,我現在只能用細若游絲的力量,想像妳現在二十歲亭亭玉立的模樣。這是最後一封絕筆信,我已無法寫下去,然而,我對妳的愛卻是超越生死,直到永遠、永遠。」
    看到這裡,小芳再也按捺不住心悝的震驚與激動,抱著爺爺奶奶嚎啕大哭,信紙從小芳手中滑落,夾在信裡一張泛黃的照片飛落在地上,照片中,母親帶著憔悴但慈祥的微笑,含情脈脈的注視著身旁的小芳,她手中飛舞著一疊信在玩耍。照片背後是母親模糊的筆跡,寫著:「一九七八年,小芳生日快樂!」  
本文為1998/2/16民生報的文章   撰文:林立銘(作者為台北市開業醫生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留言